暴躁的思堂

我看不清他的脸孔,就如在梦境中一样,当我想仔细看清楚每个细节的时候,我什么都看不清楚。这一瞬间,我竟然对这个人有了一种陌生的感觉。——幻境

他生活在我无法理解的世界里。我永生也无法和他并肩做任何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幻境》 

漫长沉默,执迷不悟,和严冬未落的雪

“我来和你道别的。”

“这一切完结了,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,似乎现在能找到的,只有你了。”

“他如一块石头一样,见和不见,都没有区别”
“我偏要呢”

大雪中,犹如神和野兽一样的,绝对孤独。

那是吴邪通过那条毒蛇传递消息时,同时传递给他的模糊的信息,无数无法触摸的记忆的碎片,混着那和世间无关的眼神,混合出了世界上最纯粹的绝望的滋味。

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黎簇第一次问了这个他以前从来不在乎的问题。

“张起灵。”